第八十九章 一个理由

作者:醉主角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第一战王 重生农女好种田 大国制造 女神的超级赘婿 人间杀神 仙道长青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扑倒小娇妻:老公,放肆爱 农门春归 热血战神 超凡赏金猎人 明史通俗演义 盛唐绝唱 七等分的未来
    为什么是“之前”?难道现在时机到了?

    余小欢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捋了一遍,脑神经居然有点兴奋起来——天哪,她很快就要见证一场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了!亲身经历了,以后回到二十一世纪还看得上什么武侠小说呀,自己都能真情实感地写一本,哈哈哈……

    “你笑什么?”水怜月一双眸子有些奇怪盯着她。

    余小欢的思绪被水怜月的声音打断了,顿时回到如今的现实处境中来。

    “难道,你就不害怕么?”水怜月又问。她的声音总是淡淡的,但是却有种奇怪的威严,让人不敢轻视,更不敢轻易冒犯。

    “害怕什么?”余小欢当真不明白水怜月指的是哪方面。她当然害怕水怜月一个不开心或者因为白雪姑娘不配合就杀了她,可她也真的喜欢这种跌宕起伏的剧情啊,要是她还能有个金手指,充当一个关键性的人物,那就完美了!

    水怜月说:“我们拜月教已经搅入江湖中,准备和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争高下了!”

    “好啊!”余小欢差点没给鼓起掌来,“那我在此先祝水教主一马平川一统天下!”

    “哦,你不反对?”水怜月眼神里有一丝意外,不过一闪而过,马上又恢复了原有的冰冷和捉摸不透。“据我所知,外面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侠骨义士把本教当做邪教,把本教的教徒当做武林的公敌,还把本教主说成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可笑的人,他们压根连我的面目都未曾见到过。”

    “我反对有用么?另外,到了二十一世纪那部分愚昧的人类还是会这样,喜欢捏造是非以讹传讹,传播的范围比现在更甚。”余小欢叹息道,她的声音很小,像蚊子低吟一样,但还是被水怜月发现了。

    “二十一世纪?是什么?”水怜月懵懂呆呆的样子,竟有些可爱。

    “是未来。”余小欢强行解释,“我的意思是,即使到了很久很久以后,愚昧无知又喜欢造谣生事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你倒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水怜月眼中闪过一丝惊奇,很明显她开始有点喜欢眼前这个大大咧咧时常有点犯傻偶尔还突然有点聪明的余小欢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如此这般时刻,在神秘莫测但有点小可爱的拜月教的教主面前,余小欢真想大大方方地报出自己的名号来,可惜她如今只能是青山派的大师姐宋元若,“余……生得意须尽欢的宋元若。”

    “余生得意须尽欢?”高高在上的教主有些儿不解。

    “就是,我觉得我的人生以前过得太苦了,天天板着脸对着我那些师弟师妹,总想着要给他们做一个完美的标榜,日日夜夜替他们操心,遇到危险就不顾一切地挡在他们前面,活得没有自我,不知人间欢乐。”余小欢叹了口气接着说,“直到上次我受伤了,我忽然发现人生苦短,不能太委屈了自己,所以就性情大变,升华成了如今的我。”

    余小欢忽然发现,自己联想加掰扯的功力真是越来越见长了,看来有幸回到二十一世纪的话,即使失业了也不怕,大不了她可以尝试写小说,她的穿越经历加上她天马行空的脑路,简直完美……

    水怜月若有所思,“难怪,你跟情报上收集的信息不太一样。”

    余小欢心里一惊,原来这拜月教还有情报网啊!但愿以前真正的大师姐没有说过什么得罪水怜月的话吧。

    水怜月懵懵懂懂了一会儿,说:“你倒是看得透彻。我都有点儿舍不得杀你了。”

    “那就别杀呀!”余小欢脱口而出,不知道自己此时是该担忧还是应当庆幸。

    水怜月说:“给我一个理由。”

    余小欢心里急了,随便找都能早出一大堆不杀我的理由呀!大家同为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您还得留着我做诱饵,诱惑白雪姑娘上钩;您有点舍不得杀我了,杀了岂不是自己会心疼?

    不过,仔细一想,这些理由好像都不够站得住脚,以水怜月的能耐,没有余小欢这么一个蝼蚁,她依旧能成事,至于难过那点小事,这个有故事的女人估计早已习惯。

    余小欢想了想,严肃认真地说:“您若一定要杀我,请把我留到您一统江湖的那一日。我想看看女子扬眉吐气、不输男子的局面!”

    水怜月眼里的些许饶有趣味的光芒瞬间敛去,继而变得有些沉重和失落。“再说吧!”说吧,倏地从宝座上站了起来,拂袖而去。

    余小欢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地目送水怜月消失在屏风后面。她心想:等你一统江湖的那天,恐怕我余小欢早就不在这个江湖混了,那时候你要杀要剐,跟我有什么关系!宋元若呀宋元若,到时候就对不住了。

    又侥幸躲过一劫,余小欢被一个婢女带走。本以为会被关在什么牢房或者铜墙铁壁之内的,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宽敞的房间里,而且是一个比余小欢之前住的任何一间客栈都要舒适、宽敞、摆设讲究的房间。这哪儿是什么俘虏该有的待遇呀,简直就是上好的待客之道嘛!

    余小欢想跟小婢女打听一二关于拜月教的事情,没想到,小婢女跟大殿外看守的那两个教徒一样,闷不做声,只是有条不紊地给她端茶倒水,伺候一日三餐。一连下来好几天都是如此,可真把余小欢给憋坏了。

    余小欢仔细地想了想,又换位思考一番,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自己两手空空,人家凭什么开口就告诉你关于他们教派里的信息呢!

    没有人帮忙,她就只能靠自己的眼睛去偷看靠自己的耳朵去偷听了。

    自从在这拜月教住下,除了每天被人监视着之外,她还是比较自由的,反正这偌大的拜月教宫殿,除了教主以及一些身份地位较高的教中人的房间她进不去之外,大部分地方丢被她逛得七七八八的。不过,房间是私人空间,没有别人的邀请确实是不应该随意进去的,所以把这个忽略,她就权当自己在拜月教内来去自如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