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焚身以火

作者:火耳丹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第一战王 重生农女好种田 大国制造 女神的超级赘婿 人间杀神 仙道长青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扑倒小娇妻:老公,放肆爱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农门春归 明史通俗演义 盛唐绝唱 妹夫变老公:蒋先生,别闹 东北那些神秘的事--回忆 恶女仙路
    江州的清晨,雾气要比许州少一些,许州州级靠海更近,高莹很早就起床到了城里面,开始在摊子上忙活。

    后面帮厨的看见高莹手里闲下来,上去汇报:“老大,最近有人来找过你,还有官府的人。”

    “官府的人?见过吗?”

    高莹点点头,面色清淡,总不会是什么坏事。

    “见过,隔壁摊子那次有人打架的时候,看就是那群人,不眼生。”

    官府接到了傅晟的报案,去小高馍坊走了一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高莹是被绑,受伤的薛杨这事情也是只字不提,傅晟把事情来回说的清楚,但官府的办事效率显然没有那么高。

    “老大,你这些天到底去哪儿了?”

    小玉姑娘不知道老大这些天在忙什么,手里的东西还没忙完就屁颠屁颠跑过去,靠在高莹背上问。

    “交朋友去了,一个许州的朋友。”

    “跑这么远交朋友,真不知是什么神奇人物……”

    高莹拍拍大家,“干活了。”

    高莹轻轻敲了一下黏人的小白:“你再把脑袋靠在这里叨叨我,我就把你塞进小糖的肚皮,给它做下酒菜。”

    小白赶忙收起八卦小脑袋,笑一笑,不停摆手拒绝好意。

    小糖是一只不同寻常的小老鼠,在一场……水灾中,被大水冲散,可是它很可爱,不吃肉,也不偷东西,只是常常坐在小高馍坊的门前一个小窗口那里看着这间馍坊的运作。

    高莹欣喜地发现这是一只十分特别的小鼠,它不喜欢吃别的东西,只喜欢吃一点点果子,是因为甜吗?

    它是一只特别的鼠——小糖,一只喜欢吃果子的安静沐光的小鼠。

    高莹收养了那只可爱的小鼠,还给它做了一个面朝阳光的舒适小窝,让那只小鼠可以尽情的晒太阳。

    它总是自己跑出去在小林子里找果子吃,回来的时候还抱着一些,放在高莹的房门前,高莹会捡起来洗干净,那是一只特别的小鼠。

    对了,小糖呢?

    高莹放下手里的活儿跑到馍坊的后面,看着小糖,它在静静晒太阳,今天的阳光很暖。

    店里一个小姑娘刚忙完手里的活儿,正在给那只小鼠换窝,她是个心灵手巧的丫头,在家里自己做了一个小棉花垫子,昨晚刚做好。

    “老大,这个是我做的,你看!”

    小姑娘举起自己手上新制的棉绒绒垫子给高莹看,高莹蹲下捏了捏,真的很软,手工比高莹好多了,“你手工很好,来,快铺上。”

    吱吱——

    小鼠转过身蹲在那里,看见高莹过来就跑了几步蹲在她脚下靠着高莹的鞋子。

    “哇——”

    “老大,这个小老鼠真的有灵性诶,我从这里路过的时候它就不会这样。”

    南风正在给戚无忌做疗养,戚无忌伤的重,恢复起来需要不少时日,相处时间有限,戚无忌免了那些不必要的礼数,只当南风是救命恩人。

    南风那边做着疗养,同时找了手下去熬药,只有这样紧迫不差的安排才能保证在正常的时间内让戚无忌上路回京。

    “七爷,我们这一次出来的行程是朝廷上下都知晓的,没有理由怪罪三皇子,而且证据都在船上,现在找不到了。”

    老严打听到了高莹的住处,没有打招呼,放了一把火烧了高莹的馍坊,那天,高瑾跑到馍坊里打算给高莹送一些草药。

    最近城里有疾病肆虐,听说别家都在卖药粥,高瑾也去买了些不错的药材,准备给高莹一个惊喜。

    一把烈火,烧尽了所有,把一切都烧干净了。

    馍坊的房梁,所有干活的人,甚至还有小高馍坊旁边的一家丝绸铺子,活下来的只有那日没回去的高莹。

    官府的人要来查,每天都要来,带着一大堆的器具和一大堆人,笔墨纸砚,应有尽有。

    “高莹,你还有没有知道的?”

    江州知府,一个糊涂了的老头,上一任知府卸任之后,不知是为什么被这个人爬上来。

    “我知道的所有,都已经说过了,难道你还没听够吗?”

    知府摆摆手:“给她把该做的笔录做完,写完就可以走了。”

    高莹被人扶着出去,是以前被她帮助过的一个小妹,不过现在除了这样的帮助,她也做不出什么。

    “外面怎么了?”

    陈非坐在马车里,外面的景象看起来有些……悲凉?

    陈非侧着头掀开帘子看过去,这女子家里白事?

    街头样子往日如初,不过这女子的悲伤有些突兀,她走路的姿势在陈非眼里有一瞬间的恍惚,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所有的东西,消失殆尽,高莹站在家里,觉得早已没了往日样子,回头时看见傅晟走在自己的身后,她什么也不说,任凭傅晟走在自己身边。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寻仇。”

    “去什么地方寻仇?”

    高莹知道不会平白无故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是那群人的报复之举,她眼底落寞带有刺裂光芒。

    “我要去京城上报,我要打赢这场官!让那些人给我娘陪葬!”

    高莹的衣角在傅晟手里一摇摆,就再也抓不住痕迹,高莹在这里除了高瑾之外再无留恋,傅晟给她收拾了一些行李,垫上了高莹需要的银两,给高莹备了一匹马。

    “你不用为我做这些。”

    傅晟看着高莹,她还是那个她,但是在傅晟的眼里,找不到那个昔日树下捧花的小姑娘了。

    “可我愿意做,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高莹转过身背对着傅晟,良久:“你在京城有相识的人吗?”

    “有,但是我爹……”

    “好了,我知道了。”

    “保重,不用送了。”

    傅晟看着高莹骑马远行,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目光中,他不知应该怎么宽慰才足够。

    从次往后,江南再也没有一个叫高莹的女子,只有一个只身进京的带案人。

    河西一带——

    高莹一路上走着,眼里一滴泪都没有,她早就哭干净了。

    戚无忌的马车就在距离高莹不远的地方,南风送他们只能到这里,剩下的路,戚无忌说要自己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