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07 第五章 脑袋破了

作者:叶无花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医道官途 天眼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kushu.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第7章第七章乱花丛中]

    第126节307

    第五章脑袋破了

    第五章脑袋破了

    无意中觉得有人看我,我扭头看过去,一个挺秀气的少妇看着我笑,我觉得眼熟,但想不起来了,少妇身边有一个男孩子,估计上刚上初中,还穿着校服,我也报以微笑。但还是想不起来。少妇冲我摆摆手,我起身过去,笑着问:我在那里见过您。少妇笑的有些顽皮,低声问:你闺女长毛毛了么》我一下想起来,说:您是内分泌科得大夫。少妇点点头,我说:您穿上衣服完全认不出来了。少妇一皱眉,我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您没穿白大褂,完全认不出了。少妇噗嗤笑了说:这还差不多。

    我笑着问:这是您家公子啊,真是个小帅哥,少妇笑道:叫叔叔。男

    孩很有礼貌的叫了声叔叔。孩子端了很多吃的回来,看我没在座位上,我伸手招呼她,孩子过来了,我说:你还记得这个阿姨么。孩子想了一下说:是医生阿姨。我们都笑了,少妇说:还是孩子记忆力好。我也点点头。少妇打量着孩子说:不错,这身材很棒,那时候还担心呢。我们两桌和在一起吃,一边吃一边闲聊,原来这个大夫也是单身,带着一个儿子。家竟然离我们也很近。聊的很开心,吃完了,我抢着结了帐,跟她互留了电话号码。

    回家路上,孩子满脸坏笑,我问她笑什么,孩子说:你是不是看上哪个医生阿姨了?我说:胡说,那里见一次就有感觉的。孩子笑道:我倒是觉得医生阿姨挺亲得,也配的上我老爸。

    回到家里,孩子又开始投入紧张的学习中,我做好一切后勤工作,到了晚上,孩子很辛苦,我也心疼,给孩子煮了糖水,看着孩子喝的高高兴兴的,我心里也甜滋滋的,不过我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让孩子自己休息睡觉。

    开学了,孩子每天都要补课,早也要九点才放学,我都是准时去学校接,有一天,正在门口等着孩子,有人冲我打招呼,我一看,竟然是哪个漂亮医生,原来她的孩子也在这个学校,参加了一个课外活动,所以也放学晚了,她也来接。

    我们两人闲聊起来,互相感慨现在的孩子压力大,父母也辛苦,聊了一会,她的儿子出来了,她接了儿子,扭头冲我笑笑,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孩子也出来了,不过脸上表情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肚子涨呼呼的,难受。我以为她吃坏了,在药店买了些消炎药,让她吃。可她还是难受,好像更不舒服了。我急了问她到底怎么个难受,孩子办了个鬼脸说:大便拉不出来。我有些不知所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便秘。

    我突然想起那个漂亮大夫,拨了个电话去问,女大夫也奇怪,问我最近给她吃什么了,我大概回忆一下,女大夫乐了说:你这疼孩子疼过了,哪能顿顿大鱼大肉,要吃蔬菜水果,这孩子肯定上火了,这样你去买些润肠下火的中药给孩子吃,要是难受的厉害,买两瓶开塞露给她用一下。

    我跑去医院,买了些药,还有一盒开塞露。孩子吃了药,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可在厕所蹲了半天,还是拉不出来。我没法子了,说:只能给你用开赛露了。孩子看我拿出来一个透明小瓶子,我剪开一个小口,孩子拿过去闻了闻,皱着眉头说:这么难闻,我可不喝。我哈哈大笑说:这个必须喝,不过不是给你嘴巴喝的,给你小屁屁喝的。是润滑作用的。孩子挺好奇,我说把这个小管子插到你的小屁屁里,这里是甘油,软化大便,润滑肠道,你就能拉出来了。孩子觉得好玩,说试试看。

    我跟她进了厕所,让她撅起小屁股,我把那个管子轻轻的塞了进去,孩子哆嗦两下,我问是不是疼孩子说:不舒服。我说:活该,让你不吃水果蔬菜。我把一瓶开赛露都挤了进去,说:夹住屁股,不许乱动。孩子皱着眉头,举着屁股,在那里挺着。

    过了几分钟,孩子嚷嚷到:爸,有感觉了。我说:赶紧拉拉试一试。孩子坐在马桶上,我在外边等着,孩子说:终于出来了。我也放心了,准bèi

    给她削苹果吃。刚削一个,孩子嚷嚷起来说:爸,不好了,屁屁上全是血,哎呀,便便上也都是血。我赶紧跑进去一看,孩子举着一块手纸,上门好多殷红的鲜血,一看便池里,也不少血,大便上也有。我抄起电话又给那个漂亮医生拨过去,她听了问:那些大便是不是很粗很硬。我说是,她说问题不大,还是大便不够软,肛门有些破了,这样,给她用温水洗洗。在观察观察,如果两天后还有血,那就到医院去,如果没有了,自然也就没事了,不过要给孩子多吃蔬菜水果。

    我回到卫生间,孩子蹲在那里,小脸皱着。我问她怎么了,孩子撅嘴说:用手纸擦屁屁,屁屁很疼。我笑了说:破了皮能不疼么。我让她脱了裤子裤衩,用喷头调成温水,给她轻轻的冲洗了几遍,然后用条新毛巾给她擦干。穿好衣服,我逼着她吃了两个大苹果。孩子去做作业。

    晚上要睡觉了,我去问她屁屁还疼么?孩子撅嘴说疼。想放屁都不敢。我说明天就好了,不用怕。孩子撒娇说:爸爸抱着睡。我说不行,你自己好好睡,又不是周末,明天还上学呢。孩子不高兴的说:人家屁屁都受伤了,你还不安慰安慰人家。我只好说:好了,抱着睡。孩子高兴了,又冲个凉,擦干身子,到我房间里,我掀起被子,孩子爬了进来。我不敢碰孩子敏感的地方,揽着她肩膀睡。孩子自己伸手摸摸屁股,我问是不是还疼?孩子点点头。

    我说给我看看,伤的严重咱们去医院。孩子趴下,撅起屁股,我从后边掰开她的臀肉,一看,小屁眼微微有些红肿,倒是不严重。我说:问题不大。睡觉吧。孩子嘟嘴说:可真的挺疼的。我说:爸爸给你吹吹就不疼了。我凑过去,对这她屁眼轻轻吹气,孩子痒的哈哈笑,屁股摆来百去躲着我。我也觉得好玩,抓住她屁股说:爸爸给你亲亲,就更不疼了。孩子停下来,我凑过去,轻轻的舔舔她的肛门,孩子缩缩屁股,我笑道:好点么?

    孩子说:痒,好一些了。我扒着孩子的屁股肉,慢慢的舔着孩子的屁眼。孩子竟然发出两声低低的呻吟,我看孩子有了感觉,我坚持舔着,孩子舒服的轻轻摇动屁股,我舔了有10多分钟,舌头都麻了,问她好些了么。孩子脸红红的说:老爸,你真神奇,一点都不疼了。我笑道:你躺下,爸爸给你讲个故事。孩子乖乖的缩在我怀里,我说:很早以前有个皇帝,有些大臣,没真本事,就靠拍马屁。

    又一次,皇帝也是屁屁破了,比你严重,长了那种痔疮,都流脓了,皇帝很难受,那个大臣为了巴结皇帝,就去给他舔屁屁,皇帝舒服了,对他就很好。不过大家都嘲笑他。孩子说:为什么嘲笑他,我屁屁破了,爸爸给我舔,我就很幸福。要是爸爸长了那个痔疮,我也给爸爸舔。我乐了说:要是一家人,当然没事了,可他是为了升官发财。孩子说:好像有这个成语吧。我点点头,孩子说:不是自己亲人是够恶心的。我点点头,搂着孩子说:好了,故事讲完了,乖乖睡觉。接连几天,孩子大便正常了,也没有血了。

    一天正在家里,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是漂亮医生的,她说我不够意思,问了她那么多问题,现在怎么样也不跟她说一声。我赶紧道歉,说孩子已经没事了。漂亮医生笑道:你怎么谢我?我说明天下班请你吃饭。漂亮医生笑着说:要吃大餐。我说没问题。

    第二天,下班,我跟漂亮医生约在她们医院附近一个饭店见面,她准时到了,看的出她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米色的套裙,肉色丝袜,米色的高跟鞋,头发挽起,显得脖子修长,气质很高雅。坐下后点了些饭菜,两人一边吃一边闲聊,不过说的都是孩子的事情。

    吃完饭,两人一起出来散步,离孩子放学还有些时间,我们也不着急过去,慢慢的走着,路过一个小公园,两人走了进去,已经快9点了,公园也没多少人了。她突然问我,这个女孩子是你收养的,那你自己一直没有结婚生孩子么,我把小萍的事情跟她说了,她突然站住不动里,背转身,竟然啜泣起来。我赶紧问她怎么了,她低声解释了一下,原来她爱人也是赶着出国大潮,跑到美国去了,把孩子扔给了她,在那边找了个留学生结婚了。

    我俩都是同病相怜,看她哭的有些伤心,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女大夫靠着我肩头,哭的有些委屈,我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搂了一会,女大夫抬起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她突然伸手揽着我的腰,凑上来亲了我一下,软软的唇碰到我的嘴唇,我也有些激动,一把搂着她,低头亲了下去,两人站在公园的小树丛后边,深深的拥吻起来。

    吻了好久,我担心两个孩子放学,停了下来,说:先去接孩子吧,别让他们等着。女大夫点点头,掏出湿纸巾拍拍脸,整理一下衣服,跟我出了公园,我们走到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孩子们出来了,她又做了个电话的手势,带着儿子走了。

    从此我们经常通电话,相互倾吐心中的苦闷。一天,我给她打电话,她竟然刚起床,我说怎么才起来,都中午了。她说连着几天加班,今天倒休一天,太累了,一觉就睡到现在。我说那你赶紧休息吧,改天在给你电话。她迟疑了一会说:我去买些菜,要不中午过来吃饭?我楞了一下说:可以么?她说:信不过我的手艺?我说那我可不客气了。她告sù

    我地址,我出了单位,打车前往。

    到了她家,一进门,就感觉到什么叫做洁癖了,医生之家,干净的一尘不染,所有物件摆放的整整齐齐,我叹为观止说要收拾成这样,得用多少时间啊。她笑道:平时注意保持就好了。我摇头说跟你这里比起来,我我那里就是狗窝了。她笑道:你们这些大男人,怎么可能用心去收拾。你先坐,我还有一个菜,马上好。我说算了吧,你这家里,我不知dào

    该往那里坐。她笑道:那你站着吧。真是的。我说我看你做菜吧,她笑道:好啊,让你看看我的水平。

    跟她进了厨房,她伸手把墙上的一件白大褂拿起来,披着身上,开始做菜,我说:你怎么把医院的衣服拿来穿了。她笑道:这是新的,没在医院穿过的。这个比围裙好,都罩住了,省的身上有油烟味道。我说:你也太爱干净了。她笑道:习惯就好了。饭菜好了,果然很精致,她是个南京人,菜都量不大,都很精致,味道也很好。

    吃完了,我连声夸赞,她听的也是脸红红的,低声说:爱吃就常来,把孩子也带来。我使劲点头。她进厨房洗碗,我在旁边看着。她有穿上白大褂,扭头跟我说:你要抽烟就抽啊。别不好意思。我笑道:这么干净的屋子,我那敢啊。她笑道:你在厨房抽比在屋子里抽好,省的你在外边抽。

    我笑了,掏烟出来,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弯腰去检,一抬头,看到她白大褂下的两条小腿,腿型很美,脚上一双有点坡跟的拖鞋,显得脚踝也很美,我看的有些冲动,看她在仔细的洗碗,我忍不住凑了过去,双手搂着她的腰,她停了一下,扭头看我一眼,低声说:胆子真大,你想干嘛?

    我轻轻捧过她的脸,吻了下去,她放下碗,擦擦手,也搂着我,两人吻了起来。我试着把手放到了她的胸口,她轻轻推了一下,就让我捂住胸,揉搓起来,她身子都软了,挂在我脖子上,使劲跟我吻着。我解开她白大褂的扣子,手探到她裙摆,往里摸去,光滑的大腿,手感非常舒服。手刚探到她裤衩边缘,她伸手拦住,低声说;不行。我有些尴尬,只好停手,她低声说:不是不给你,今天不方便。说着她拉着我的手,在她裆间按了一下,果然里边垫着卫生巾。我笑道:大姨妈来了。她点点头。

    我只好停下来,她还是搂着我的腰,我心想亲亲也不错了,接着搂着她,亲吻着。她停了一会,抬头看看我,用蚊子一般的声音问我:要是走后门,你怕不怕脏?我楞了一下,低声说:你肯么?我不怕。她低声说:要带套,毕竟还是脏。我点点头说:你这里有么?她打我一下说:这里几年没有男人来了,那里有哪些东西。楼下有超市。我放开她,奔到楼下,电梯都没等,买了一盒避孕套上来。

    屋子里太干净了,我真不知dào

    该在那里跟她亲热,她说:要不在卫生间里,身上还是有血,蹭到床上不好。我点点头,她让我等等,她先进了卫生间,然后开门对我说,脱了进来。我迅速脱了衣服,赤条条捧着一盒避孕套进去了。她洗过身子,也是赤条条站在那里,双手护着胸,看着我。我大量着她的身体,是个娇小玲珑的女人,我凑过去搂着她,她低声说:给你也冲冲干净。我点点头,她开了水,给我冲洗着身体,还拿了沐浴液,帮我涂抹在身上,帮我挼搓着身体,我很舒服,享shòu

    着她的抚摸。

    终于她手颤抖着握住了我的阴茎,也抹了沐浴液,搓洗了两遍,还把包皮翻起来,仔细的冲洗着。我早就一柱擎天了,她低声笑道:尺寸还不小。我笑道:一般一般。她看看我,笑着将头发履到耳朵后,蹲下身,捧着我的阴茎放进嘴里,吮吸起来,我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手扶着墙,让自己哆嗦的双腿撑住,享shòu

    着她温暖的口腔。阴茎更硬了,她抬头对我说:打开一个套套吧。

    我赶紧快手快脚的开了一个套套,她接过去,慢慢的帮我带上。然后她俯身趴在马桶上,双腿直立,屁股撅起,细细的腰完成一道美丽的弧,她扭头说:放到后面去,不过要轻点。我扶着阴茎,一只手掰开她白皙的臀肉,看到里边浅褐色的菊花,把包在套子里的龟头按在菊花上,轻轻往里压。还没等龟头进去,女大夫已经不堪忍受了,身子一歪,差点滑倒,我赶紧扶着她。她皱眉道:我知dào

    这个会疼,没想到这么疼。还是要用些润滑的。可我这里没有凡士林。我也不知dào

    该怎么办,看到她架子上有瓶强生的bb油,我灵机一动说:这个可以。

    她看了一下笑道:应该行,你真有经验,走过多少女人的后门?我举手发誓到一个都没有,连我前妻都没这么干过。她笑道:我这也是第一次。大家摸着石头过河吧。她倒了些许bb油涂到我的套子上,让我也给她的肛门到一些,我到了一些在她肛门,用指头轻轻按压着,她的菊花随着我的动作收缩开放,我把半个指节抠了进去,她低声呻吟了一下说:还是要轻点,刚才可能弄破了已经。

    我放缓动作,指头轻轻的进出着,过了一会,她低声说:可以了,把你那个大家伙放进来吧。我点点头,手扶着阴茎,这次她用一只手分开她一侧的臀肉,龟头压在她的肛门,微微用力,顺利的滑了进去,她松开手,双手抓住马桶边缘,腰塌下去,头却昂了起来,似乎再忍受着。我停下来,低声问:疼么?她摇摇头,又点点头说:涨的很。我说:要不算了。她扭头看我一眼说:都进来了,还算了干嘛。

    我低头一看,龟头已经陷了进去,又微微用力,半截阴茎也滑了进去,她常常的出了口气,我扶着她的腰,双腿使劲,整个阴茎都插了进去,感觉到她肛门的压力跟紧致。比插阴道还舒服,不过就是套子让我有些难受,我慢慢的抽插起来,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快感,屁股也前后摇动着,我慢慢加快节奏,她扭身用手推住我,低声说:你想要我命啊,慢一点。我只好慢慢的抽插,她低声说:你不会就想要这一次吧,搞坏了,以后看你玩什么。

    那声音婉转哀怨,又充满挑逗,我听的心理痒痒的,把阴茎深深的插进去,搂着她的腰低声说:怎么会,这么漂亮的菊花,爱死我了。她说:你那东西也太大了,直肠都满了。我笑道:感觉怎么样?她说:第一次肯定是你们男人享shòu

    了。你感觉怎么样?我说:舒服极了,不过不戴套更好。她说:不戴套,我也会好些,不过这次不行,以后我带灌肠的工具回来,洗一洗,你就不用带套了。我说:那敢情好,不过你辛苦了。她说:女人生下来不就是让男人舒服的么。有什么辛苦的。不过你可不能走后门上瘾,还是要走正确的道路。

    我点点头说:那是自然。她说:尤其不能搞错顺序,玩了后门就不能到阴道里,一定要先在阴道里,这个坚决不能错,我可不想得妇科病。我点点头,说:都听你的。顺序是嘴巴,阴道,肛门。她笑道:你倒是真贪,那鼻孔,耳朵眼你要不要啊。我也笑道:你给我就接着。她也笑了起来说:好了,你可以快点了,我这里窝着也辛苦。我说:干脆算了,进到你身体里,我已经很满足了,别让你太难受了。她说:你不射精不难受么。我说:要不你用手帮我弄出来,我已经很享shòu

    了。她说:好吧,你慢慢拔出来。

    我慢慢的拔了出来,她的肛门却没有闭合,还是一个圆孔,还能看到些许血丝,我有些心疼,她也伸手摸摸,直起身子。她让我把避孕套摘了,用清水洗掉上门的油,然后倒了些沐浴液,用手轻轻的掳动着。我搂着她,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她头靠在我怀里,忽然她想起什么,侧过头,轻轻的舔着我的一边奶头,我感觉一阵酥麻,阴茎猛的跳了几下,她看我有反应,我鼓励她继xù

    ,她一边舔着我的奶头,掳着我的阴茎,一边冲我媚笑着,她的眼睛近视,笑起来有些迷茫的感觉,更增加了一些魅力。

    过了一会,我身体发硬了,她加快了速度,跟我一起发出了比较沉重的呼吸,我猛地打个寒战,喷射而出,全喷在她的大腿上,然后一道一道的往下流。她低头看看,笑道:量不少啊,看来你也憋的挺久的。我笑着点点头,她那喷头先给我冲洗了阴茎,然后清洗了大腿,穿上衣服,跟我一起来到客厅。我看看表,还有一会才上班,她看着我笑道:怎么,着急走?我说单位还有些事情,我也舍不得走。她说:该去就去,这里以后为你留门。我感激的点点头。她送我出来。

    回到单位,心里还是挺激动,也挺兴奋的。孩子功课忙的很,不过成绩进步很大,这时候学校已经不再讲课了,就是模拟考试,不断的模拟考试,孩子在班上的名字一节一节的上升,几次家长会,我都得到老师的表扬,我脸上很有面子。很快到了寒假,学生们根本没有真zhèng

    的放假,天天补课到很晚,我也天天去接,女大夫有时候也去接儿子,两人一起在校外冻着等孩子,相互依靠着倒是挺温馨。

    春节,我跟孩子一起在家里休息,孩子穿着新的羽绒服,细呢子裤子,有一点点跟的靴子,像个大姑娘了,跟同学们串联起来,到老师家拜年,玩的很开心。女大夫家里也来了亲戚,不方便见面,我们电话相互拜年,挂了电话,我坐在房间里,听着外边稀稀落落的鞭炮声,心里有些寂寞,抄起电话,拨到英国,那边没有一点过年的气氛,小萍声音依然很冷淡,我让孩子跟我说话,她说了一声春节快乐,就把电话给了她妈。

    我问小萍她学习的情况,她说已经不念书了,在一家快餐店里做服wù

    员。我心里酸极了,低声央求她让孩子回来,在这边读个补习班,还能靠大学。这次她似乎有些犹豫,答yīng

    认真考lǜ

    并且跟孩子商量商量。这下心里心里舒畅了一些,似乎见到光明一般。

    晚上,孩子风尘仆仆的回来,小脸冻的通红,孩子脱了羽绒服,穿着件粉红的羊毛衫跟我一起包饺子,我看着孩子,身材已经完全长开了,胸部在毛衣下显得很挺拔,腰也很苗条,笔挺的西裤,显得腿很长,有不少她妈的影子。孩子包饺子还不是很熟练,脸上蹭了一些面粉,我笑话她,她调皮的往我脸上蹭面粉,两人都弄的满脸白,笑成一团。饺子熟了,我们一起看节目,吃饺子,非常开心,我笑道明年春节说不定就会3个人吃,孩子问会增加谁。我说增加个小伙子。孩子不懂,我说夏天你就要考大学了,然后寒假回来,你说不定就带一个回来了。孩子笑了说:我才不呢,我等着毕业以后,嫁给老爸。

    我说:你看着吧,大学里那么多帅小伙,说不定你就……孩子笑道:我对我又信心,对老爸也有。我说:那老爸要是找了女朋友呢。孩子说:那更简单,我给你们当保姆。你们给我生个弟弟妹妹,我帮你们带。我哈哈大笑说:那我不是白培养你了。孩子说:我当高级保姆。我笑道:还是找个男朋友吧。孩子笑道:我也想,可找个超过老爸的,太难了。我心里挺臭美,哈哈大笑。

    除夕的春晚没怎么看,有的台重播,我跟孩子一起看,小品很可乐,孩子笑的倒在我怀里。我伸手搂着她的腰,软软的羊毛衫,下面是她软软的腰,我心里猛的一阵跳动,血往上涌,一把搂着她,抱到自己腿上,孩子身体拉平了,养着脸看着我,眼光流盼,我捧着她的脸就吻了下去,孩子抬手抱着我脖子,深深的吻起来。我把手探进她的羊毛衫,隔着打底的衣服跟文胸揉搓她的乳房。孩子身体敏感极了,很快就随着我的动作呻吟起来,脸侧到一旁,红羊毛衫映的小脸更红了。

    揉摸了一会,孩子扭头看看我,低声说:爸,今天春节,你就要了我吧。求你了。我笑道:不行,老爸亲你就很开心了,底线不能破。孩子撅嘴说:春节都不行啊。我笑道:啥节都不行。孩子说:那个漂亮医生阿姨就可以,我就不行。我楞了一下说:你瞎说什么。孩子说:少来了,那天给你洗衬衫,领口跟肩膀都有口红印子。我笑道:就算跟她行,跟你也不行。孩子撅嘴说;我没她好kàn

    ?我笑道:你好kàn

    ,爸爸心里你是最美的。孩子说:那怎么不行。我说:女人处女膜是很重yào

    的,一定要留给自己的爱人。孩子说:你就是我的爱人。我说:现在是,等你念了大学就不知dào

    了。

    孩子有些沮丧的支起身子,叨念着:那我不考大学了,我毕业了找工作去。我楞了一下,声音严厉起来说:你忘了你妈妈的希望了么?孩子哇的哭了,对我说:妈妈也希望我照顾你。我一下就软了,搂着孩子说:那也要上大学,老爸现在还工作,身体也好,过几年真老了,可不要你照顾?孩子抹着眼泪说:我就是想跟老爸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我笑道:老爸现在能亲你,能摸你,幸福极了。这已经是老爸天大的福分了。再进一步,对你对老爸都不好。孩子看我说的严肃,有些紧张,低声说:那老爸还要亲,全身都要。我伸手拍拍她屁股说:好,全身都亲,去洗澡,洗完了老爸给你全身亲。孩子高兴的去洗澡。

    正期盼着孩子青春的肉体呢,电话突然响了,那声音很突然,也很怪异,我心里一沉,接起电话,果然出事情了。单位的一个建设中的重yào

    机房失火了,值班人员发xiàn

    了,汇报给了领导,领导要求大家都去。我赶紧到卫生间,告sù

    孩子,我紧急出去一趟,让她洗澡擦干身子,穿好衣服,不许着凉。孩子探头看我问:不会有危险吧。我说:没事,你等着我。困了就睡。孩子笑着说:我在爸爸床上等。我点点头。

    到了单位,救火车已经来过了,机房里边一片狼藉,我们都很心疼,毕竟是很长时间的努力的成果啊。警察也来了,调查失火原因,我突然想起来,抽屉里有备份的一个硬盘,那个非常重yào

    ,我要进去找,警察不让,我急了跟警察解释半天,才让我进去,我发xiàn

    桌子还完整,但已经倒在墙角,我用钥匙开,可锁已经变形了,开不开,我跟一个同事用铁棍撬,突然头顶上一阵响动,我抬头一看,一个空调机摇摇欲坠,我一膀子把那个同事扛开,空调机直接咋在我头上,给我来个满脸花。

    大家都惊呆了,我摇摇晃晃站起来,几个警察也过来扶住我,同事们都问我怎么样。我晃晃脑袋说:没事,皮外伤。大家都笑起来夸我脑袋硬。桌子撬开了,硬盘完好的放在袋子里,大家一阵欢呼。我也乐了,突然觉得一阵头晕,一脑袋扎在了地上。等我醒来,我发xiàn

    我躺在医院里,周围都是各种设备,安静的很。我四下看看,没有一个人,从窗口望出去,看到孩子抱着羽绒服靠在门口长椅上睡着。

    我想起来,可身子发沉,扭头看看,有一个按钮,我知dào

    这是叫医生的按钮,抬手按了一下,跑来几个医生,孩子也惊醒了,站起来紧张的看着里边。我冲她摆摆手,孩子高兴的跳了起来。医生进来,看到我醒了,也挺高兴,我能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我问大夫,我昏迷了多久。医生说:有三天了吧。我吓了一跳说:我严重么。医生说:说严重挺严重,说不严重也就不严重。我说:您说明白些。医生说:你脑子里有血块,但位置不紧要,而且这血块可以自己慢慢吸收掉,手术都不用动。我点头说:那我可以出院么。医生说:在观察几天吧。我说:能叫我孩子进来么。

    医生说:能,不过你们说几句话让孩子回去休息休息吧,她在这里守了三天了。我心里一颤,医生叫孩子进来,他们出去了。孩子笑道:老爸醒了。吓死我了。我笑道:乖,你听话,老爸没事了,在观察两天就出院,你回家好好睡觉,休息好了在来看老爸。孩子点点头,趴到我耳边说:这个就是漂亮阿姨的医院,她来看你好多次了,都掉眼泪了。我笑道:让她给你当后妈好不?孩子想了想说:嗯,可以考lǜ

    ,她陪的上我老爸。我让她打车回家,好好休息。孩子亲我一下,退了出去。

    第二天,单位来了不少人,水果,鲜花一大堆。女大夫来了几次,看屋里人多,远远的冲我笑笑,就离开了。到了傍晚,没什么人了,女大夫又来了,推门进来,给我量血压的护士跟她点头,然后出去了。女大夫笑道:不用担心,我问过了,你问题不大。我说:让你操心了,不好意思。女大夫笑道:跟我还客气?

    我说:不是客气,现在我落在你们手里,不巴结巴结怎么行。女大夫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看看我,说:跟你商量个事情。我说:你说,什么我都答yīng

    。女大夫停了一会说:我想你出院了,咱们能不能把关系明确一下?我笑道:怎么明确?女大夫说:咱们处朋友吧,看看能不能一起生活。我笑道:真的?你不是逗我开心吧。女大夫说:不是,人家后门都给你走了,还跟你逗开心啊?我说:我闺女可挺喜欢你。女大夫笑道:少来了,我挺怕她的,我看她看我的眼神有些敌意。我觉得你闺女倒是真疼你。

    我笑道:孩子的醋你也吃?女大夫说:你那个闺女是个人精,我真挺怕她。我说:孩子马上考大学了,我也不想让她在本地读,考个好学校,去北京上海。女大夫说:那倒是应该,咱们这里可没好学校。我点点头说:嗯。我拉住她的手说:现在你算是我女朋友了?女大夫笑着问:怎么,你不想要?我咧嘴说:想,我现在除了想孩子,最想的人就是你了。女大夫低声说:我拿了一套灌肠的设备回家。我一听心里怦怦跳,女大夫说:现在不许瞎想,大脑不能充血。我点点头,女大夫说:你好好休息,我值班去。我点点头。

    躺了几天,不是女大夫来陪我,就是孩子来,我转到了普通病房又呆了两天,病房里的病友都夸孩子漂亮懂事。女大夫穿着便装来,周围的病友也露出羡慕的表情。

    出院了,终于回到家里,孩子还是让我躺着,什么事情都她做了。我又趁机舒服了两天,假期结束了。恢复上班,机房重新装修,设备也搭了起来。孩子也开始补课,一切都正常了。跟女大夫约会了几次,不过都是在饭店,公园,电影院什么的,两人确定了关系,她要求我跟孩子也说清楚。找了个周末,女大夫也休息,越好两家人一起吃饭。

    在市中心找了一个比较高级的饭店,4个人一起吃饭,大家相处的很好,女大夫的儿子是个小色鬼,缠着我女儿,孩子倒是有耐心,对男

    孩很好,一家人吃的很开心。

    孩子最后的冲刺了,她精神压力确实很大,我知dào

    她承shòu了比一般家庭孩子大的多的压力,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陪伴她身上了,想尽一切办法给她放松。孩子的成绩倒是稳定中不断升高,在整个学校里已经是名列前茅了。学校隔几天就开家长会,这是我最自豪的事情,校长老师都夸我,孩子同学的家长也都羡慕我。

    入夏了,高考的日子马上到了,我拦着孩子不让她太拼,而是换着花样带她玩,让她放松,我相信只要她正常发挥,国内的学校想靠那个就上那个。孩子越近考试反倒真的放松下来,一个是对成绩的自信,一个是我确实安排的好,还有一天就高考了,孩子有些担心。我问她怎么了,孩子说怕考试期间来例假,现在都有点感觉了。我怕她考试时候肚子疼,给女大夫打了个电话,女大夫开着车过来了,拿着一盒药,我问这是什么药,女大夫笑道:避孕的。我一皱眉,干嘛吃这个,女大夫笑道:这个可以推迟例假,放心吧。我当然相信她,给孩子吃了。

    考试开始了,第一天孩子回来挺放松,觉得不错,题也简单,时间足够,昨晚而且检查了好多次。第二天,孩子更轻松了,第三天,考完试,我站在考场外等她,孩子跟同学一道笑嘻嘻的出来了,我看她表情,我也放松了。

    晚上,我请她大吃大喝一顿,让她放松身体,孩子却满不在乎说十拿九稳。我看她过于自信了,反倒有些担心。饭桌上,我还喝了一些酒,孩子甚至陪我喝了一杯,小脸瞬间通红。

    回到家里,孩子一直晕乎乎的,我哄她睡觉。孩子还要返校,跟报考志愿表有关系的事情。然后孩子天天跟要好的几个姐妹混在一起,大家可能各奔东西了,学生间纯洁的友谊还是值得尊重的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mdxs.com/

    亅www.mdxs.com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三●五●中●文●网

    www.35kushu.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