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零章 跟罗松的交易,我还是太纯洁了

作者:不放心油条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罗松缓缓的转过身,目光越过秦阳,向着秦阳的来路看了一眼,眼神慢慢变得有些凝重。

    他能察觉到秦阳的境界不高,可是却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在这种地方,竟然没有运转真元,也没有用什么手段去抵挡杀字碑杀气,这就是他之前没有提前发现的原因。

    然而,能做到如此镇定自若,无视杀字碑的杀气,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更别说,秦阳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里,外面的人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没人发现,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要知道,杀字碑对于大燕的重要性,让这里变成大燕守卫森严的禁地,虽然没人能带走杀字碑,该有的防护也还是有的,说是里三层外三层也不为过。

    秦阳越是镇定,有潜入进来的本事打底,反而会显得是真的有依仗。

    越是强者,就越是不会太过看重境界,有什么战绩,有什么实力,看结果才是最好的参考。

    如今秦阳站在这里,罗松心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参考,动手的想法也暂时压了下去,到嘴边的强硬话,也被他咽了回去,只是生硬的道。

    “我不认识你,这里乃是神朝重地,莫要自误,速速离去。”

    “原来不认识我,那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秦阳笑了笑,自顾自的走上前两步:“我叫秦阳,身份么你应该可以打听到,其他的身份都不重要,有一个,你肯定感兴趣,前朝的人曾经要杀我,而我因为一个意外,坏了他们大事,那位虚空真经传人,亲自动手来杀我,可惜让他跑了,如今,我的身份是虚空真经传人的死仇。”

    罗松没什么反应,看样子应该是还不知晓这些事。

    秦阳指了指外面。

    “这些消息是瞒不住人的,你是烟罗氏嫡系,想要打听一点消息,应该很容易,你可以先去问问,大燕神朝里肯定有的是人知道,而且,我觉得烟罗氏内部,肯定也有这方面的情报,毕竟,你们也刚刚跟那位虚空真经传人结仇。”

    “你怎么知道……”罗松脱口而出,只是这句话没落地,他就不想问了,这个问题显得有点蠢了。

    烟罗氏家主身陨这种大事,他们能瞒得住一些人,却不可能瞒得过所有人,这个秦阳既然有备而来,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里,知道的肯定比他要多。

    有了这个身份,有共同的敌人,罗松心里的抗拒便少了几分,稍稍思忖之后。

    “好,我现在就去问一下。”

    罗松丢下这句话,竟然转身向外走去,秦阳望着他的背影,颇有些愕然。

    这货……

    就算没人能悄悄的抢走杀字碑,他这样是心大的直肠子呢,还是觉得他蠢?

    思来想去,秦阳觉得都不是,这个罗松虽然比他两个哥哥年轻很多,该有的城府肯定是有的,人肯定不蠢。

    如今他看似耿直的说去问问,有了足够的了解之后,再来跟秦阳谈。

    可主动权,瞬间就从秦阳这里落到他手里了。

    秦阳是信他还是不信他?万一他是出去摇人了,准备做好完全准备,可以随时将秦阳拿下。

    还是真的只是去了解信息,也是对秦阳表示了初步的信任。

    秦阳根本没法确定。

    如今,是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等,无论哪个结果,罗松都可以先确认一些事情了。

    这是简单粗暴的试探,纯粹的阳谋。

    要说这只是罗松比较耿直,秦阳是打死也不信的,耿直的人,不会主动暴露信息,去试探前朝的人,也不会自己藏着杀神箭,闷不吭声的在这里完成最后的锻造。

    “呵……”

    秦阳忽然笑出声:“有意思。”

    秦阳孤身一人,行走在这里的空洞,环绕着阴影杀字碑转了两圈,这座杀字碑跟他见过的不一样。

    石碑如同不真实的虚影,明明杀气冲霄,将这里充斥成了实质化的杀气海洋,感知之中,阴影杀字碑却是似有似无,让人摸不着头脑。

    绕了两圈之后,秦阳走到这个空洞的最深处,距离山洞通道最远的地方,隔着杀字碑,已经看不到洞口了,秦阳将还剩下的最后一个金属匣子拿出来,丢在身前,让其吸收杀字碑杀气。

    然后伸出手指,在身后的遍布层层禁制的石壁上,施展手段,以最快的速度,稍稍撑开了一丝缝隙,反正在这里,他身上的波动也不可能传出去,没什么好顾忌的。

    撑开了头发丝细的一丝缝隙之后,秦阳将咫尺天涯禁,叠加了数十层,纳入那一丝缝隙之后,而后转身靠上去,用身体挡住那一丝缝隙,抱着手臂静静的等待着。

    既然主动来找人家合作,诚意是肯定要有的。

    最重要的,他要确定一下,那五十支杀神箭,究竟是不是在罗松手上。

    若是确认了,要不要将那五十支杀神箭带走,还没想好,得先跟罗松接触之后再看情况。

    另一边,罗松还真的去找了烟罗氏的人,从他们那问到了情报。

    虚空真经传人杀了他们家主,烟罗氏自然也是要先收集虚空真经传人的情报,而虚空真经传人现身的次数就那么几次,想瞒都瞒不住。

    相对应的,虚空真经传人现身的几次,都干了什么,为了什么,自然也都是要查清楚的。

    看着情报,罗松对秦阳就没什么怀疑了。

    尤其是看到最新的情报,秦阳说的无意之间坏了人家大事的那次,大嬴那边也传来不少情报,具体是什么虽然不确定,可嬴帝召集所有闲散的书局,封闭大殿的事,却是瞒不住的。

    发生这么大的事,秦阳跟虚空真经传人是死仇的事,完全可以确定了,不可能是假的。

    反复看了几遍那聊聊几次现身的情报之后,罗松心里也有了主意。

    “给我二……不,给我大哥传讯,请他立刻过来一趟,关于杀神箭的事,我要跟他商量一下,就说这件事最好是让大哥来解决。”

    消息传了回去,罗松才不紧不慢的回到老苍山山腹之中。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却没看到秦阳人影,不由一惊,而后跟着又松了口气。

    看来他太过谨慎,还是走了。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却又立刻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山腹空间里的海量杀气,都在向着杀字碑后面涌去。

    “罗三公子,速度挺快啊,看来烟罗氏应该有现成的情报,只是你没看过关于我的情报,这让我有点意外。”

    秦阳的声音从杀字碑后面传来。

    罗松绕过去一看,没理会靠在石壁上的秦阳,他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地上,那个正在疯狂吞噬杀字碑杀气的金属匣子。

    “杀神箭。”

    “听说你也有,我运气不错,也得到了一个铁匣子。”

    话音落下,秦阳抬脚轻轻一挑,金属匣子的盖子,就这么轻易的被打开了。

    里面有十支杀神箭,摆了两层,被牢牢的束缚在匣子里,盖子打开之后,那些泛着幽黑光泽,杀气森森的黑箭,吞噬杀字碑杀气的速度,骤然间暴涨三成。

    罗松本能的后退三步,里面杀机森然,只是箭身躺在那里,就让他感觉到一种莫大的危险,尤其是想到杀神箭的各种传闻,由不得他不郑重。

    “你,打开了?”

    “普天之下,能利用杀字碑杀气锻造法宝的,只有大嬴神朝,他们刚丢了杀神箭,外面却忽然又冒出来这么多,谁知道是不是他们做出个只能吸收杀字碑杀气,却没什么用的空盒子,用来勾引前朝的人现身,既然得到了,自然要打开看一眼。”

    秦阳抱着手臂靠在那里,瞥了一眼地上的金属匣子,神情平淡。

    “封禁难度并不是多高,只不过里面用到了一种符文,是上古时代,到如今时代过度的那段混乱时间里,才会有的东西,如今已经近乎失传,只有传承极为久远的大势力,才可能会有存留典籍。

    不懂符文,自然无从谈起破解,家师博学多才,学贯古今,我跟着学过,正好认识那些古怪符文而已。”

    几句话下来,罗松不禁暗暗点头,这话说的是没错。

    家族里也是觉得,前朝的人现身,大嬴最是坐不住,会有所动作也很正常,再者,的确只有大嬴神朝能利用杀字碑杀气锻造法宝。

    他得到的金属匣子,全部都打不开,其中一些看似认识的符文,却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查阅典籍这么多天,也只在其中一个匣子上找到了点突破点。

    找到了几枚家族典籍里有记载的符文,可是对于破解匣子,几乎没什么帮助。

    他也一度怀疑,这个金属匣子,其实只是一个能吸收杀字碑杀气的空盒子而已。

    只是没想到,如今打开之后,里面竟然真的是杀神箭。

    而且只有十支!

    一时之间,罗松心里思绪飘飞,沉默了一下,一挥手,面前出现了三个金属匣子。

    三个金属匣子,乍一看都差的不太多,可是再细看,每一个上面的花纹,封禁手法,都不太一样,跟秦阳拿出来的那个也不一样。

    “三个?”秦阳颇有些意外。

    这货手里竟然有三个?

    仔细一看,其中两个,的确是出自他之手,第三个,却根本没见过。

    原来自己放出去的第四个金属匣子,一直没消息,原来也是被罗松拿到手了。

    抛砖引玉,没想到抛出去五块砖头,还真的硬生生的让真玉都变得跟砖头没什么区别了。

    秦阳暗乐,罗松手里三个,他若是没怀疑有假货才怪。

    越是如此,他越是谨慎,就越是会想多,最后根本无从分辨真假。

    这三个在罗松看来,绝对是没什么区别,都是破解不开。

    “不错,我陆陆续续得到了三个了,可是一个都破解不开。”

    “咦,这个金属匣子上,竟然还有妖文……”秦阳瞥了一眼,颇有些诧异。

    不过转瞬,秦阳的话锋便一转。

    “据我所知,外面已经出现过两个了,这里有四个,已经出现了六个,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更多,谁知道大嬴想要干什么,但这都不重要,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跟你合作。”

    罗松有心让秦阳帮忙破解一下,谁想秦阳却没在这件事上多聊的心思,一门心思的想要报仇。

    “合作可以,但是要怎么合作?”

    “情报共享,关于虚空真经传人的情报,我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你知道的,你也要告诉我,有合适的机会了,我们一起,想方设法的干掉他,他不死,我寝食难安,同样,你也应该是恨不得生啖他血肉吧。”

    “可以,我会跟你合作,烟罗氏的情报,我也可以作为交换,甚至,烟罗氏的宝物,我也可以为你提供,我只要他死,不是我亲自动手都可以!”

    说着说着,罗松的杀气就忍不住冒出来了,眼睛都有些红了。

    他跟母亲最是亲密,可以说在没有了继承家主这个责任在身之后,他从小受到的宠爱远远超过严厉的教育,尤其是有两个哥哥作为对比之后,更是明显。

    往日里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甚至一度被宠坏了,觉得这是正常的,甚至还会私下里冒出点别的想法,是不是他才是有机会去继承家主之位的人。

    可是等到他母亲陨落之后,一切都变了。

    良好的教育,让他随着年岁增长,没变成无脑纨绔,如今看着大哥每日辛劳,为了维持烟罗氏,跟在长辈身后,劳心劳力,他一点都不觉得家主有什么好的。

    也更加明白,他比之两个哥哥,尤其是二哥,幸运了不知道多少。

    二哥才是最惨的一个,受到了最严厉的教育,却也没机会继承家主之位,当年如此,也只是因为他是备胎,预防着大哥夭折,而烟罗氏没有足以扛大梁的后辈,落入青黄不接的境地。

    曾经越是拥有,失去了才会越觉得珍惜。

    他现在只想报仇。

    “你能给我什么宝物?”

    “烟罗氏的遁烟,续命香,追魂香。”

    秦阳小心脏一跳,这家伙可真是下血本啊。

    遁烟,乃是烟罗氏外卖的宝物里数量最少的一种,有时候还压根没货。

    只要提前定好了目标,释放遁烟之后,数万里瞬息之间便能跨越,而据说,这还是烟罗氏产出的遁烟里最差的一种,真正的好货,压根不会外卖。

    追魂香,香气可以沾染对方神魂,在一支香燃尽之前,那轻烟可以一直指引方向。

    至于续命香,也是保命的极品宝物,纵然是遭受可以毁灭生机的重创,在续命香燃尽之前,都不会死,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办法自救。

    罗松如此下血本,肯定也是有所求的。

    “你想要什么?”

    “帮我破解封装杀神箭的匣子。”

    “不够,烟罗氏的宝物虽然好,可是用来换杀神箭却还是差了些。”

    罗松沉默了一下,不说话了。

    金属匣子破不开,那就只是金属匣子而已,破解开了,就会变成杀神箭,这话也的确没错。

    “其中一个可以当做你的酬劳。”

    “好,十份遁烟,十支续命香,十支追魂香。”

    “续命香三支,追魂香五支,遁烟三份,但是我可以给你最好的那种。”

    “成交。”

    达成交易,秦阳立刻开始察看那三个金属匣子,自己亲手打造的俩,没什么好看的,最后那个才是真正需要好好看的。

    不过秦阳还是在自己打造的一个金属匣子上,浪费了最多的时间。

    “其中一个有些头绪了,剩下俩,没什么头绪,上面的禁制太过偏门,我要回去查阅典籍,再来试试。”

    “好。”罗松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日日夜夜研究了这么久,也依然如同看天书,秦阳这么快都能在其中一个上找到一点头绪,他已经觉得很强了。

    罗松伸手一挥,几样宝物悬在秦阳身前。

    “既然要合作,这是我的诚意。”

    “不,你先收起来吧,等我破解开一个再说,这也是我的诚意。”

    秦阳笑着推辞掉,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入口的方向。

    “你有客人来了。”

    罗松回头望去,就见他大哥,正迈步向着这里走来。

    可是再回头,却发现,秦阳,还有秦阳带来的杀神箭,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罗松的瞳孔一缩,环顾四周,杀字碑的杀气,依然浓郁的如同大海,周遭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地方,石壁上的禁制也都完好无损。

    秦阳怎么消失的,他都不知道。

    心中忌惮的同时,对于合作也多了几分信心,盟友的实力越强,自然是越好。

    随手收起了拿出来的那些东西,他大哥罗柏,也已经从通道里进入这片山腹空间。

    “三弟,你想通了?”

    罗松回过神,点了点头。

    “是的,大哥,我想好了,杀神箭的事,还是交给你处理吧,不过大哥你稍等两天,我手里的那个金属匣子,我已经有点破解头绪了,我再试试。”

    “好,既然你有头绪了最好,上次家里来人看了,也只是认出来几个符文而已。”罗柏很是欣慰,他弟弟比家里那些供奉还要强,如此自然是勤奋好学的结果,而且识大体,肯将这件事交给家族处理,对于急于报仇的罗松来说,应该是很难了。

    一番交谈之后,送走了大哥,罗松一个人看着秦阳消失的地方,心里思绪飞舞。

    秦阳手里有十支,现在却又六个金属匣子,若每个里面都是十支,岂不是有六十支了?

    而且谁知道还有多少没被人发现的金属匣子,或者说是被发现了,也没声张的。

    方才秦阳也说了,谁知道那是不是只能吸收杀字碑杀气的空盒子,跟他之前想到的一样。

    若只有五十支,那其他的是不是就真的有空盒子?

    大嬴为了引动前朝,放出的只是空盒子,这似乎才说得过去。

    而他得到的金属匣子,是不是也有可能是空盒子?

    前朝早就看破了大嬴的计策,用空盒子再来遮住他视线,然后将真正的杀神箭暗中藏在老苍山或者小苍山锻造。

    而且,同样的金属匣子,虽然每个都不一样,吸收杀字碑杀气的速度,却还是有快慢差别的。

    越想越觉得,这是前朝和大嬴博弈,在大燕的地盘博弈,然后还将他当做棋子陷入其中,将烟罗氏当做棋子。

    不过,是不是这样,等到下次秦阳来的时候,破解开看看就知道了。

    至少目前来看,这个秦阳还是可以合作的,杀了虚空真经传人的意愿,不比他弱,他和前朝的人结仇,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

    秦阳离开了老苍山之后,立刻寻了个安全的地方,开始了锻造大业。

    这次跟罗松见面,倒是给他提了个醒。

    怎么样才能让赝品变成真的,怎么样将水搅的更浑。

    简单啊,丢出去些比赝品还要赝品的空盒子就好了!

    这就跟开宝箱一样,一堆空盒子里,忽然有一个开出来十支杀神箭。

    妥了,这绝对是中奖了。

    而且,更多的空盒子,也更容易搅浑水,真真假假越来越多,搅和到秦阳自己都没法去分辨清楚每一个,目的就达到了。

    到底还是心底太纯洁了,之前竟然都没想到,水货水的更彻底一点,盒子里连货都没。

    打造一个可以吸收杀字碑杀气的空盒子,可比锻造高仿展示样品杀神箭容易太多了。

    三天时间,秦阳就打造出来三十个!

    而且叫来了第二滴滴帮忙,一天之内,将这些空盒子,埋在了老苍山和小苍山附近,有些更是埋在了山下地底。

    还有一些,更是跑到大嬴边境,找机会在舍身杀字碑那埋了好几个。

    当初堪舆师送给他的大礼包,如今算是派上大用场了。

    三十个盒子,一个封镇重复的都没有,就问你怕不怕。

    就算以后全被人挖出来,秦阳跳出来说,这些全部是我弄出来的。

    谁信啊。

    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吹的太大了,把真龙都吹死了。

    那能做到这一点的还有谁?

    神朝呗,除了神朝还有哪能悄悄的凑到这么多人才,给你们变着花样打造空盒子,还是能吸收杀字碑杀气的。

    。m.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