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红衣男子

作者:龙墨璃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第一战王 重生农女好种田 大国制造 女神的超级赘婿 人间杀神 仙道长青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扑倒小娇妻:老公,放肆爱 农门春归 明史通俗演义 盛唐绝唱 妹夫变老公:蒋先生,别闹 东北那些神秘的事--回忆 恶女仙路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主子,您这是…?”

    …黑衣随从看着主子手上的白衫,上面偶尔还有几滴水珠落下,不由错愕的看着夜无忧!

    …“无事,走吧!”夜无忧看着手里的衣服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些

    …这是?又,笑了!?

    …这沐二小姐,给主子下药了,主子竟然笑了两次?黑衣人又凌乱了!

    ~玲珑天不亮就把沐璃从床上拽起来,给她梳洗打扮!生怕哪里失了分寸。沐璃睡眼惺忪,哈欠连天的任由玲珑在她脸上又涂又画。

    ~“小姐平日都是素装,现下这一打扮,整个东曙没有人比的过您了!”

    ~玲珑觉得自家小姐天生丽质,现在脑子也好了,以后必定福泽深厚!

    ~“又不是去选美,还是低调些好,把这个拿下来,换这个!”沐璃把头上那支金叉取下,又插了支素的!

    ~沐璃虽然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自信的,这时候太招摇了未免是好事,尤其是在佳丽众多,勾心斗角,又争奇斗艳的皇宫里!

    ~“二小姐,相爷刚传话过来,要您去府门口,随相爷夫人一起进宫!”相府丫鬟来报!

    ~不多时沐璃收拾妥当,来到相府门口!

    ~“这是,二,小姐?“

    ~“哇好美啊!真的是二小姐吗?”

    ~只见沐璃身着一身浅紫色的宫装,裙角上绣着细碎的白色樱花瓣,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乌黑的秀发只在顶端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发簪,其余如瀑般顺贴的垂在身后,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略施粉黛,明眸皓齿,肌若凝脂,朱唇不点及红气质幽兰,高贵淡然。

    ~按规矩,丞相与夫人一同出行,府内的所有妾室,下人皆在门口相送!众人或羡慕或嫉妒或不屑或鄙视,皆被出现在门口的沐璃惊艳了!

    ~尤其是冷夫人看她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嘿嘿嘿,这么多人啊?在等我吗太好喽,我要进宫喽,坐哪辆车啊?”

    ~沐璃拍着手又蹦又跳及时的展现傻子本色,来了个夸张的傻笑!她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唉!再美也是个傻子,白瞎了!”众人皆醒,没人再愿看她一眼!

    ~“小姐,我们上最后一辆车,我扶您”玲珑早就替沐璃打听好了!

    ~沐璃没有让玲珑扶她而是自己爬上去,众人看到那笨拙又难堪的动作,引来周围一阵低笑!

    ~“切,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呐!”沐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马车里念叨!

    ~“小姐您休息一下吧,到皇宫还有一阵呢!”

    ~“好到了叫我啊,我睡一下!”沐璃闭目养神。

    ~~“主子,时辰快到了,该进宫了!”

    ~“嗯,带上给皇祖母的寿礼,流云,穆雨随本王进宫!”南宫墨一袭墨紫色的朝服,更显挺拔威严!

    ~“主子隐月来报,说太后娘娘特意吩咐沐南天,带二小姐进宫,说是要见见未来的,孙,媳,妇!”楚阳不知道这话说的对不对,有些犹豫!

    ~该见面了,不知以后她会怎样选择!

    ~南宫墨听到这个消息,微皱的眉头稍松了些,眼眸随后又冷厉起来!真是矛盾的结合体啊!

    ~~“二小姐皇宫到了。”

    ~沐璃昏昏欲睡,耳边传来车夫的声音。她实在做不了这又晃又慢的马车!按说丞相府在皇城内离皇宫很近,骑自行车最多也就二十分钟,无奈马车太慢,路上竟走了半个时辰!她竟然有些头晕目眩,胸闷恶心!不会是坐不了马车吧?

    ~“哦,这里就是东曙国的皇宫啊?比故宫差太多了吧?”沐璃忍着难受,快步下了车,刚下车看着比想象中差距巨大的宫墙和宫门就忍不住吐槽!忘记了自己的不舒服!

    “小姐什么是故宫?还有比我们东曙的皇宫还气派威严的吗?”玲珑下车扶着沐璃

    ~“哎?这是什么?”玲珑指着宫门口的四根柱子问沐璃

    ~“哦,这个叫华表,是一个民族和皇权威严的象征,华表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即柱头、柱身和基座。在华表柱身上,雕刻着精美的龙和云,柱顶上部横插着一块云形的长片石,远远地看上去,好像柱身直插云间,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华表柱头上的部分又叫“呈露盘”,上面的瑞兽,名字叫“吼”。古人创造出很多瑞兽,它们的功能各不相同,但大多寄托着人们祈福避祸的愿望。“吼”是一种形似犬的瑞兽,根据所在方位的不同,表达的意义也不相同。后面的一对华表上的石吼面朝北方,望着皇城,寓意是希望皇帝不要久居深宫不知人间疾苦,应该经常出宫体察民情,所以称“望君出”。而前面的一对石吼面朝南方,寓意皇帝不要久出不归,故而称“望君归”…”沐璃职业病,导游附体声情并茂,滔滔不绝的介绍着!玲珑聚精会神地听着。

    …“啪,啪,啪,真是妙啊,没想到这四根石头柱竟被你讲出了这许多意思,有趣!”

    ~几声掌声,随着一道玩世不恭又调笑的声音,将沐璃从导游词中拉了回来。

    ~沐璃闻声转身,就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年轻男子,丰姿绰约的站在身后,见过穿红衣的男人,却没见过能将红衣穿的如此清雅不俗,又高贵潇洒的人。那人颜如冠玉,五官秀挺,眉目如画风流儒雅,一双桃花眼充满深情,眼神流转间又邪味十足,厚薄相宜的红唇正勾出玩世不恭又探究的笑意,有着如花美男的外表,举手投足间却散发出卓尔不凡的英挺之气,没有丝毫的阴柔!

    ~才是古代真正的帅哥吧?沐璃心中感叹!

    ~“你是…”

    ~红衣男子被沐璃清丽灵动,自信飞扬的模样晃了下眼!一时不知要说什么!

    ~“哦,哎你刚才说的那个叫什么吼?这东西竖这里多少年了,我还从来不知它有这么多讲究呢!小姐真是渊博!”红衣男子收拢手中的折扇,饶有兴趣的看着沐璃。

    …“谢谢夸奖,我也是在书上看到的,现学现卖,算不得什么!我该走了,再见!”

    ~沐璃没打算跟他过多纠缠,天不早了该进宫了!

    ~呃,可是…沐璃看着空荡荡的宫门,那还有沐府的人?没人指引带路,非把她当成刺客打死不可!

    ~“怎么?需要我帮忙吗?”

    ~红衣男子诚恳的问,看出了沐璃的窘境,这定是个没有什么身份地位,又是第一次进宫的世家女!当然他也看得出这女子没有丝毫武功,不可能是刺客!

    ~他觉得这个女子不似那些艳俗的世家贵族小姐那般,见了他就一副痴心羞涩又娇柔做作的模样,而她只是用看普通人的眼光看他!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特别的女子!

    ~“太好了,谢谢你啊!我一看你就是好人,不光长的帅还心肠好!”沐璃一下蹿到红衣男子跟前,差点就拍上肩膀了!

    ~终于遇到个又帅人品又好的古代美男!

    ~“呃,不必客气!你有进宫的通牒吗?”

    ~他见过,听过各种各样借机跟他搭讪,攀附的道谢方式,唯独没见过这么直率的,在一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这么洒脱的!

    ~何况还是个竟然不认识自己的世家女子,有趣!

    ~帅是何意?不懂,大概是好的意思?

    ~“有,在这呢!我们走吧!要迟到了!”

    ~看日头,接近午时了,沐璃随手扬了扬通牒,拉着红衣男子的衣袖便走!

    ~“哎,这…”竟然还有这么洒脱不拘的女子?一向风流倜傥,放浪不羁的红衣男子,都被她惊到了!

    ~“玲珑,你回去吧,大热的天,别等我了!”沐璃不忘回头叮嘱玲珑

    ~“你倒是对你的下人很好!”

    ~“下人也是人,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做下人也不容易!”

    ~“哎,你跟我说说故宫,是哪里的!还有比我东曙皇宫威严气派的?有机会我得去拜访一下?”

    ~“哎,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更没机会去,还是别打听了…”

    ~两人就这么并肩边走边聊,说说笑笑,红衣男子一路为沐璃介绍沿途的宫殿,像是老朋友般,随性,自在,毫没在意路过的宫人那惊诧疑惑的样子!

    ~“到了,从这里进去便是皇宫内廷花园,女眷都在那里候着,你进去后报上府第门楣,便会有人接引了!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

    ~不觉间两人来到皇宫内廷门口,红衣男子仔细的交代

    ~“谢谢啊,那不麻烦你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忙,再见,谢谢啊!”沐璃向内廷宫门口看了看,再三道谢,向红衣男子道别!

    ~“等等,冒昧的问一下小姐,贵姓?是哪家千金?”

    ~红衣男子拦住刚要转身的沐璃!他想再次见到她!

    ~“哦我叫沐璃,今天谢谢你啦,再见!”

    ~沐璃冲红衣男子笑着挥挥手,轻提裙摆,如蝴蝶飞舞,轻盈的进去了!

    ~“沐璃…”阳光下那抹纯净明媚,清澈无比的笑容映进了他的眼眸,洒进了他心里!

    ~~~皇宫的内廷花园里,此时聚满了瀚城有名望的,皇亲贵胄,世族大家的夫人小姐们,个个花枝招展,妖娆多彩,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相互吹捧攀谈,或招摇或含蓄,没有一个人留意到沐璃!

    ~“还没开始啊,真是无聊。”

    ~沐璃进入内廷,在守门侍卫处,报了门第名号,便静静地站在角落里,百无聊赖的捏着手里的手帕!

    ~“公主,就是她。”

    ~随着一道尖锐的女声,整个内廷花园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或惊讶或害怕或幸灾乐祸,全都安静又不明所以的看向沐璃!

    ~~沐璃感觉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抬起头只见两个衣着华丽,打扮尊贵的年轻女子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身后跟着一群宫女!

    ~“啪!”为首的女子,快步上前一个响亮的耳光,打的沐璃有些发懵。

    ~“你谁啊,凭什么打我?”沐璃气愤的盯着打她女子。

    ~这女子身着粉色纱衣,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长的倒是眉清目秀,高贵大方,只是一张粉嫩的脸蛋现着怒意与嫉恨的盯着沐璃,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她!

    …“哪家不知礼数的贱胚子,见了公主不磕头行礼,打的就是你这不知羞耻的贱人!”

    ~说话的是另一名与公主年纪相仿的女子,一袭绿箩衣,外罩白色薄纱裙,瓜子脸,肤白唇红,也是个漂亮标致的如花女子,怎奈满脸阴骛,一双杏眼透着狠毒。人美面不善的主。

    …“我本就比你们先到,你来时没有人给你行礼,说明大家都没看到你,而你却直奔我来,分明是故意的!”就算对方是公主,也不能随便欺负她,沐璃可不吃这套!

    ~花园里没有一人出声,全都冷眼瞧着,谁也不会傻到去得罪皇上唯一的女儿南宫锦云。况且一看沐璃简单朴素的打扮,便知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哼,本公主就是跟你过不去,光天化日跟男子说说笑笑,拉拉扯扯,毫无廉耻,跟风尘构栏有什么区别?本公主教训你,免得你败坏了风气,玷污了我东曙的皇宫,真不知道是谁竟然会同意你这种毫不知羞耻,伤风败俗的轻浮之人来参加寿宴,想必也同你一样!”南宫锦云指着沐璃,一张气到扭曲的脸,泛着红光!

    ~旁边的绿衣女子得意的看着沐璃,这次公主肯定会重重的奖赏她了!

    ~“你…”

    ~“哎,这位姐姐,别激动!”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沐璃不允许别人侮辱自己,抬手就想打回去,谁料手还没抬起来,便被一个柔软的小手摁住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