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16

作者:南宫墨菲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夜色深沉,如水微凉。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素雅居然伏在桌上睡着了。

    她太累了,白天有干不完的活,换了平时倒在床上便能呼呼大睡,眼下是完全撑到了极限,也顾不得嗜血恶魔在场,该睡还是得睡。

    可惜还没睡多久,耳朵就被人拎了起来,秋素雅一时迷糊,居然随口说了一声:“墨玹你别闹……”

    这话一出,后果相当严重!

    唐天政拎着她,一脚踹在她的膝盖上,顿时就让她跪趴了下来。

    触摸到地上的冰凉,秋素雅定了定神,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本王面前打瞌睡,你胆子不小!”

    身体陡然一颤,秋素雅心知不妙,匍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我……我错了……”

    然而即便她的认错态度极好,唐天政也没打算放过她,随意地靠在一张椅背上,他慵懒地翘着腿,漫不经心地说:“本王累了,过来伺候。”

    秋素雅看了一眼屋外的夜色,心说你累了不知道去睡吗?我伺候你个头啊!

    当然,命令下了,她不敢不从,只好跪爬到他的身边,伸手帮他捏腿。

    一个怀着身孕的女人,如今也没什么大本事,能做的也只有忍,忍到极限也要忍。

    唐天政享受了一会儿,觉得甚是无趣,闭了闭眼,突然站了起来,冷不丁说道:“纸人不用做了!阿珠的罪责由你受过!从现在起,七日之内,你回地牢待着,不得进食!”

    “七……七天?”秋素雅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七天不吃饭我会死的,何况……我……我还怀着……”

    唐天政随即哼道:“本王知道你还怀着墨玹的种,不用次次都来提醒!”

    秋素雅连连摇头:“不!不是他的!是你的!”

    唐天政冷笑一声,转身居高临下瞪着她:“秋素雅!你不觉得你的谎言太可笑了吗?本王还没有蠢到这个地步!”

    说罢,他直接命令门口的侍卫:“把她押下去!”

    秋素雅不甘心,在侍卫的压制下还在不断地挣扎:“王爷!这孩子真是你的!我句句属实!”

    唐天政转过头去,只冷冷地说了三个字:“押下去!”

    秋素雅无奈,只能任由两名侍卫拖走,一路拖进了阴森潮湿的地牢,牢门被锁上的那一刻,她靠着墙壁无力地蹲了下来,欲哭无泪。

    七天,没有水和食物,她是万万撑不住的。

    可是又能怎样?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除了撑下去,她别无选择。

    三天后,阿珠已经急得团团转,先后跪求了几个宠姬,最后都被拒绝。

    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会吃饱了撑着淌这趟浑水?何况还是个小小的婢女,死了也就死了,没人会去在意。

    又过了一天,玥姬也听说了这件事,先前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洋洋得意之下,竟然领着人抬着一桶粪便下了地牢。

    秋素雅已经饿得面黄肌瘦,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看不清来者是谁,就被泼了一身的粪便,顿时整间牢房恶臭弥漫。

    玥姬捏着鼻子,满脸戏谑:“秋素雅,饿坏了吧?这可是本姑娘特意赐给你的大餐,还不快吃?”

    秋素雅趴在地上直干呕,最后呕出了一滩绿水,陡然昏厥了过去。

    “哼!真没用!”玥姬冷哼了一声,心里略有些不甘,只好又领着人出了地牢。

    走上阶梯,没想到竟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几个人顿时吓得扑通跪地。

    “王……王爷。”

    唐天政早就闻到了一股恶臭,眉头紧皱:“你在干什么?”

    玥姬心里暗叫不妙,垂着脑袋吞吞吐吐:“没……没干什么……”

    唐天政正想往里走,玥姬忙拦住他:“王爷,里面脏的很,您就别进去了!”

    忍不住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唐天政对这样的味道甚是厌恶,内心几番挣扎,最终还是退了出去。

    玥姬得逞,却未动声色,随着唐天政一路回到地面。

    只见管家李轩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一到近前猛然刹住脚,气喘吁吁禀报:“王爷!慕……慕容将军来了!”

    “他来干什么?”

    唐天政刚问了一句,李轩喘了口气,又道:“还……还有蔺……蔺丞相!”

    “蔺韦昭?”

    这倒是令他相当意外。

    回头看了一眼地牢的入口,唐天政似乎有了答案,随即冷笑道:“让他们回去,本王今日不见客!”

    李轩有些为难:“慕容将军不见则已,可这蔺丞相……”

    唐天政面露不悦,语气含着微怒:“怎么?一个丞相,本王还得去恭迎不成?”

    李轩愣是吃了个鳖,灰头土脸地走了。

    相比唐天政的愠怒,玥姬心里的怒火已经恨不得把头发烧起来了。

    真不明白这秋素雅到底有何魅力,上次就让慕容云起为其拼命,甚至还在自己身上烙下了一个丑字。

    这笔帐,她早就想和他算算了!

    “王爷,这慕容将军想必又是为了秋素雅,您就这么由着他吗?”

    唐天政置若罔闻,突然转身朝着地牢的入口走去,玥姬吓了一跳,忙跟上去。

    “王爷!王爷!”

    唐天政听着身后焦躁的呼唤,感觉有些不对劲,陡然顿住了脚步,回头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玥姬眼看已经瞒不住,索性低下头不吭声了。

    恶心的臭味儿又扑面而来,唐天政蹙紧了眉头,脸色阴沉。

    玥姬见他不动,存着一丝侥幸,她又劝道:“王爷,咱们还是走吧!就让那个秋素雅自生自灭好了,反正她肚子里怀的又不是王爷的孩子,让她多活了这么久已经是对她的恩赐了。”

    唐天政还是没动,眉头却渐渐松缓下来,目光中透露着一丝疑惑:“万一她怀得真是本王的孩子呢?”

    玥姬不禁失笑:“王爷不会连这样的谎言都信吧?您做事向来都很果断,怎么会真的以为……”

    唐天政突然抬手制止她,漠然道:“不管是不是,她都不能死。”

    “王爷……”

    “本王还没玩够呢!她休想死!”

    说罢,他毫不犹豫,一头冲了进去。

    走到近前,唐天政才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秋素雅趴在角落里,浑身都是恶心的污秽,远远看去就像一堆垃圾,一阵阵恶臭四溢开来,令人作呕。

    回头瞪着缓慢走过来的玥姬,他没来由得一阵怒火,三两步冲过去一拳挥在她脸上,猛烈的一击竟然把她的两颗牙都打落了,脸顿时肿得难看。

    “愣着干什么?把门打开!”

    玥姬捂着脸,泪光莹然,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这一刻,她终于忍无可忍,把积攒了数月的怨气一股脑儿释放了出来,厉声质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本王叫你开门!”

    “呵……”玥姬冷笑,笑容凄厉又哀婉,“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却不如这样一个低贱的下人?你可以打我,可你不能为了这个贱人打我!”

    唐天政眯了眯眼睛,愤怒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意外:“玥姬,你疯了吗?敢用这样的口气对本王说话?”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地迅速滚落,玥姬悲戚地望着他,从腰间扯出一串钥匙,狠狠地摔在他的胸前,咬牙切齿道:“玥姬虽然是个杀手,但也是个有尊严的杀手!为了你,我可以抛弃尊严甘愿臣服!但前提是你心里有我!可现在呢?为了这个前朝余孽,为了她肚子里的孽种,你竟然这样对我?”

    唐天政攥紧了拳头,恼怒不已,却又无言以对。

    见他不说话,玥姬的神色微微缓和下来,到底是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发泄之后还是隐隐有些后悔,声音顿时柔了下来:“我在十里外的望风坡等你,一炷香的时间,要么你去处理她,要么来见我。”

    说完,她又狠了狠心,加了一句:“要是一炷香之内你没来,那我们……就别再见了。”

    说罢,她快速地朝阶梯奔去。

    唐天政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胸口一阵阵起伏,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捡起了地上的钥匙,转身打开了牢门。

    秋素雅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脸颊惨白渗人。

    看着她一身的污秽,唐天政犹豫了一会儿,走过去蹲到她身边,直接扒掉了她的衣服。

    突然间一丝不挂,秋素雅惊慌不已,无奈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光了,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她只能僵硬着身子,任由他摆布。

    唐天政将她翻了个身,俊眸死死地盯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目光锐利如刀,语气冰冷:“本王问你最后一遍!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秋素雅闭着眼睛,只觉身体各处都长满了鸡皮疙瘩,抖着声音,艰难地说了三个字:“是……是你的……”

    “看着我的眼睛!”唐天政厉声怒喝。

    无奈,她只能缓缓睁开双眼,对上一双凌厉如隼的眸子,张着口,却久久不能言语。

    唐天政突然阴冷笑了,起身咒骂了一句:“贱人!”

    转身欲走时,黑色的长靴却被她牢牢抱住。

    秋素雅用尽全身的力气哭喊着:“我求求你!让我把他生下来!只有生下来才能证明他是你的孩子!倘若不是你再杀我也不迟啊!我求求你!”

    “哼!生下来?好啊!本王就让你生!”唐天政字字如刀,狠狠剜在她的脸上,“不过你最好生个女孩出来!要是男孩,不管他是谁的孩子,本王都会杀了他,然后再把你折磨致死!”

    秋素雅连连点头:“好!一……一言为定!”

    无论如何,她必须先活下来,只有活下来,她才有机会改变命运!

    唐天政甩开她的手,走之前,冷冷丢下一句话:“门开着,想活命就自己走出去!”

    待他走得无影无踪,秋素雅才把目光落在敞开的牢门上,低头看着自己一丝不挂,也顾不得满是粪便的衣服,随意地裹在身上,随即便挣扎着站了起来,步履维艰地朝着门口挪去。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唐天政离开地牢,便驾着马儿出了王府,一路朝望风坡的方向奔去。

    一炷香的时间早就过了,玥姬却还呆呆地站在山坡上,看到渐行渐近的身影,她破涕为笑,飞快地朝他奔了过去。

    唐天政刚下马便被她牢牢抱住,一时竟被箍得动弹不得。

    玥姬贴着他的胸膛痛哭失声,好半晌才缓和过来,抽噎着低低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

    唐天政神色淡然,不怒也不喜,语气也是不冷不热:“你不是说再也不见吗?”

    玥姬低着头,喃喃道:“你……不还是来了吗?”

    “我来是要告诉你,不要挑战本王的极限!你也知道,本王身边的女人多的是,不差你一个!”他声音冷漠,不带一丝情感。

    玥姬乖顺地点点头:“我知道,我……我以后不敢了……”

    唐天政不再多说,牵着马儿就往来时的方向走,不带一丝犹豫。

    玥姬紧紧跟上,斟酌了一会儿,问道:“王爷打算……”

    唐天政知道她要问什么,不等她说完,直接命令:“以后不许再去找秋素雅的麻烦!除了本王,谁也别想动她!就算她是个贱人,那也由不得他人骂!包括你!”

    玥姬俯首应道:“是!”

    这厢秋素雅好不容易从地牢爬上了地面,明媚的阳光刚刚刺痛到她的双眼,就见一道黑影从明晃晃的光芒中扑了过来。

    “小丫头!”

    “慕……慕容……”

    慕容云起冲到近前,见她趴在地上满身污秽,甚至还散发着恶臭,不由得惊呆了:“你……你怎么弄成这样?”

    秋素雅苦笑着,只觉鼻子一阵泛酸,低下头去。

    慕容云起赶忙蹲下身扯掉她身上臭气熏天的衣服,紧接着脱下自己的外衣将她牢牢裹住,随后将她一把抱起,用商量的口吻道:“去我那儿好不好?”

    秋素雅有些茫然,有气无力地问:“你……你那儿?”

    慕容云起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抱着她直接朝王府大门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